当前位置:上土资讯文化 → 从30后到00后,二十位作家书写童年

从30后到00后,二十位作家书写童年

2019-10-25 14:17:23来源:上土资讯

《共和国童年纪事报》作者:高洪波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2019年9月

《民国童年纪事报》是长江文艺出版社新出版的。这本书由高洪波编辑,是由儿童熟知的金波、张之路、曹文轩等文学巨匠,以及开始就表现出文采的年轻作家创作的主题故事。这20位作者的年龄从1935年到2000年不等。他们讲述的故事包括母亲怀抱中的童谣、戏剧舞台上的有趣故事、组织有序的藏式建筑...作文题目有“小崛起的开始”、自制的“水晶接收器”、神秘的礼物...还有甜点、乒乓球拍、三个好学生的奖状、哥哥的分数、广场上的鸽子和00后的高考...

这些作品充满了作家对童年的怀念,对家乡的感激和爱,对成长的回顾和反思,对未来的憧憬和展望。

前言

◎高洪波

北京终于下雪了,这引起了欢呼,因为北京已经两三年没有下雪了。

我当然也属于下雪的欢呼之一。

不仅我,而且我家饲养的动物都非常高兴。

例如,在雪花中,绿色的蚱蜢变得越来越快乐,在雪中奔跑的狗的形象也增加了几缕春天的感觉...

望着窗外鹅毛雪花,我突然想起了古代辛弃疾和他的“雪灵”。

因此,我不想享受雪。我似乎更关注“雪”的作用和精神。毫无疑问,雪有“清洁”的功能。是不是更“不怕冻,但坚持要来”?

想到“雪的精神”,我想到了儿童文学作家群体和蓬勃发展的儿童文学创作。

儿童文学作家,如何用“坚持来”给孩子“干净整洁的文本”?此外,文本并没有因为干净而变得肤浅。相反,孩子们在阅读过程中仍然能感觉到“精神”这个词?这个问题我已经不止一次想到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儿童文学创作确实需要“雪的精神”。

从某种意义上说,孩子们在阅读中也必须感受到“雪的精神”。

在这里,我想再次解释一下我所理解的“雪”:

首先,当下雪时,它是安静和纯净的。不存在紧张的噪音或不寻常的运动,或者说:保持低调。

第二,雪花轻轻地飘落,静静地滋润着万物,触摸一切都有一种亲切。

第三,白雪给人一种被银包裹的神圣和纯洁的感觉。

简单、低调、善良、圣洁、纯净的写作似乎是儿童文学作家及其创作的要求,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就是这样一个具有“雪灵”的群体。

在这本书里,我认为它展示了我想要的“雪灵”。

跟着童谣走

◎金波

童谣有生命力。这种活力在于它可以从一张嘴里传到另一张嘴里,永远不会被一代又一代人遗忘,并且可以活在记忆中。

一些童谣一直在对你微笑。

有些童谣有一张坏脸,就像淘气的男孩一样。

一些童谣似乎既聪明又聪明,能让人理解事物。

有些童谣是苦涩的,一生都在含泪歌唱。

最早的儿歌是由母亲或祖母的长辈教的。我的第一首儿歌是我妈妈教的:

拉篮子,拉篮子,

收集完小麦馒头后,

把它蒸成黑色,放在头盔里。

把它蒸成白色,放在你的怀里。

唱这首童谣时,我刚刚开始学说话。我依稀记得我和妈妈面对面坐在炕上,她用双手握住我的两只手,拉着和放开它们,给予和接受它们,用有节奏的语调唱着这首儿歌。我特别期待娘唱最后一句话,“蒸白了,抱在怀里”,这时她会突然把我抱在怀里。那时,我们都大声笑了,我把脸紧紧地贴在她温暖的怀里。一旦笑声停止,我会马上让妈妈再唱一遍。这样,我会一次又一次地被妈妈“抱入怀中”。

那时,童谣对我来说是一种独特而愉快的声音。我们听不懂童谣中的歌唱内容,但我们能感受到甜美的声音。那是用你的嘴唱的声音。它不同于鸟的声音、流水的声音、风的声音和所有乐器的声音。这是母亲嘴里发出的声音,小心翼翼。这个声音很有节奏,甚至是跳跃,还有妈妈的心跳,我的心跳和谐。尤其是,娘用当地口音唱出来,这样我就可以知道我在哪里,我是谁的孩子。

童谣是牛奶,童谣是乡愁,渗透记忆的歌曲,融入血液的温暖。自从唱了第一首童谣,一颗种子就已经在我的生活中种下,随着我的童年飞翔和成长。

童谣逐渐成为我们的玩伴。每当我唱儿歌时,我似乎有一个隐形的朋友。童谣是会说话和笑的精灵。

水牛,水牛,

先从角落里出来,然后再出来。

你父亲,你母亲,

给你买的烤羊肉-啊。

你想出来吃饭吗-是的,

让这只老猫把它带走-啊!

我不知道下了多少次雨,我们去找水牛(蜗牛在北京被称为“水牛”),把它放在石板上,或者握在我们的手掌上,我们的朋友开始围着它唱歌:“水牛,水牛……”这首歌是一个呼唤,充满了希望和期待。我们盯着蜗牛壳的出口,等待水牛出来。说来奇怪,几乎每次我们都能看到水牛慢慢伸出它的角。它环顾四周,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壳。看到它开始向前爬行,我们唱得更大声了。那一刻,在我们轻柔的歌唱中,它开始大胆地向前爬。我们不会伤害它,我们认为它理解我们呼唤它的声音。我们真的不会伤害它。我们经常把它送到墙上,让它自由地爬上墙,直到我们够不着为止。在我们的歌唱中,每头水牛都会变成一个精灵。这就是儿歌的魔力!

渐渐地,我们长大了,我们经常听到奶奶唱这样的儿歌:

小男孩,坐在门墩上。

为她哭啊哭。

你为什么想要一个妻子?

点亮灯,说话,

关灯,做伴,

明天早上起床,梳梳头。

我很熟悉北京胡同家庭的门口,但是小男孩们没有“哭着喊着要老婆”的亲身经历。听这首童谣的时候,我很开心,尤其对有个儿媳妇能帮我“早上起来梳辫子”这句话感兴趣。那时,许多小男孩在他们的后脑勺上扎着又长又细的辫子。据说这叫做“生命辫子”,可以束缚他们的生命。疾病不能夺走他们的生命,他们可以健康顺利地成长。

这首歌“小男孩,坐在门阶上”,其实大人最喜欢唱。这首童谣可以说是一首“哄孩子的歌”,大部分是奶奶抱着她的小孙子唱的。小娃娃一边唱歌一边摇着胳膊,不管孩子是否理解,一遍又一遍地唱歌,表达了老一辈人的期望: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这位老人对他的孩子和他自己都很满意。

在我印象中,女孩很少唱这首童谣。虽然男孩有时会唱歌,但他们大多是用来戏弄其他男孩的。在普通的大男孩眼里,“为她哭着喊着”绝对是害羞的问题。他们不会承认“为她哭着喊着”这样的事情。然而,唱这首童谣无疑对男孩女孩的性别意识有所启示。

……

中国竞彩网

  • 上一篇:第三届“改革在身边·美丽中国”手机摄影大赛作品展示
  • 下一篇:不到一年时间,福州华润万象城就被处罚27次,原因竟是……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