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土资讯综合 → 北鼎晶辉财务数据存疑 产品价格大幅高于同类产品

北鼎晶辉财务数据存疑 产品价格大幅高于同类产品

2019-10-30 07:53:59来源:上土资讯

作为一家在新三板上市的企业,由于其经营战略和产品定价,其收入增长率多年来一直保持平均水平。尽管该公司计划此次在创业板上市,但财务数据中的许多不合理现象很可能成为其成功上市的主要障碍。

曾在新三板上市、主要经营保健锅、烤面包机和电水壶的小型电器公司北鼎京辉,于9月20日再次提交招股说明书,在创业板上市。

在招股说明书中,北京京辉表示,自主开发设计的产品获得了“if Design Award”、“红点Design Award”等众多国内外知名奖项。产品已成功进入山姆、顺电、华润曙光、北京广信天地等全国多个省会城市的500多个高端终端。在线渠道建设方面,公司已经进入天猫商城、淘宝商城、京东商城等电子商务平台。此外,该公司还在官方网站上建立了自己的购物中心,以进一步改善其在线销售渠道。目前,公司通过实施离线和在线双重布局,初步建立了较为完善的高端渠道网络。从公司的声明来看,前景非常乐观。然而,《红色周刊》的记者仔细查看了该公司披露的招股说明书的内容,发现该公司披露的风险因素高达28个,涉及销售、成本、毛利率、贸易摩擦等方面,这在许多公司招股说明书中非常罕见。

事实上,对于北鼎京辉招股说明书中提到的风险,《红色周刊》的记者发现,确实有很多情况违背了企业的正常经营理念。就小企业和有限的受欢迎程度而言,该公司采取了高端和高价战略。虽然这种做法导致了暂时性的高毛利率,但也可以看出,自2014年以来,公司收入的增长率一直处于平均水平,低时负增长,高时不到18%,低时高,波动明显。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整理出该公司关于收入、购买和库存的财务数据,我们也可以在这些数据中发现一些异常,这表明其招股说明书的准确性。

单一产品的价格明显高于同类产品。

招股说明书披露,北鼎京辉的营收表现不太好。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分别为5.3亿元、6.07亿元和2.47亿元,同比增长8.46%、14.47%和-2.22%。与收入增长的平庸表现相比,2018年以来,其母公司净利润明显好转,分别达到6801万元和3030万元,同比增长66.85%和112.37%。如果你分析其背后的原因,它显然与毛利率的上升有关,而毛利率的上升与产品价格的“飙升”直接相关。

北京京辉的收入来源分为两部分:出口和国内销售,销售渠道分为在线和离线。招股说明书披露,从2017年到2019年上半年,国内在线收入分别占国内收入的79.52%、84.78%和86.75%,这意味着自2018年以来,其国内在线收入已经占到了北京京汇国内收入的80%以上。需要注意的是,国内市场网上销售的产品不同于oem和海外销售的其他加工产品。国内市场销售的产品主要是自有品牌,正是这些自有品牌拥有“惊人”的毛利率和销售价格,远远高于同行业的同类产品。其中,主要产品之一——保健锅的毛利率在过去三年分别达到66.17%、66.51%和67.51%,而同类产品——同行业龙头企业——营养锅的毛利率在过去两年仅达到26.49%和26.05%。

《红色周刊》记者询问了淘宝上北鼎官方旗舰店各种产品的价格。并发现其保健锅的价格低至898元,高至1997元。过去30天的销售额是几百元,而其他类似品牌的保健壶的价格大多在200元左右。例如,刚刚在中小板上市的贝尔电气(Bear Electric)制造的保健锅价格只有200多元,同期销量高达数万件。

尽管北京京辉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其自有品牌正在走高端路线,但这也引发了一些问题,对于一个技术含量不太高的健康锅来说,真的值这么多钱吗?此外,价格如此之高,销售量比其他产品低得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支撑其国内收入的网上销售的未来竞争力显然有些令人担忧。你知道,仅从销售收入的角度来看,九阳有限公司在过去两年中,由于营养炊具价格低廉,实现了27.39亿元的营业收入,而北京京辉保健炊具的收入只有1850.7万元和18478.08万元,这并不是因为价格高。如果公司能够成功获准上市,公司管理层需要仔细权衡这种为产品选择高价的策略是否适合长期可持续经营。

异常收入数据

除了产品定价问题外,《红色周刊》记者根据招股说明书计算了北京京辉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数据,发现其收入数据存在一定的异常。

招股说明书披露,北京京辉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066947亿元和2.472181亿元,其中国内收入分别为3.003094亿元和1.212709亿元。考虑到2018年5月前征收17%、2018年5月后征收16%、2019年4月征收13%的国内增值税的影响,北京京辉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税收总额约为6466.4万元、26221.19万元。

同期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公司“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所得现金”分别为6.08849亿元和2.80043亿元。此外,公司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新增预收款分别为-211.6万元和7.619亿元。为抵消同期现金收入预收款的影响,2018年上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现金流入分别达到6109.21万元和2792.4万元。如果核对这两年的含税收入和现金收入数据,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含税收入分别比现金收入高3569.25万元和-1703.05万元。在财务衔接方面,理论上2018年应收账款应增加3569.25万元,2019年上半年应减少1730.5万元。

事实上,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北京京汇的应收账款(包括坏账准备)和应收票据总额分别为6639.15万元和4493.59万元,较上年年末的同期数据分别增加2449.29万元和减少2145.6万元。这个结果显然与理论上应该增加或减少的量有很大不同。2018年1119.6万元的收入没有相应数据支持,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平白减少442.5万元。显然,这部分数据异常需要公司的合理解释。

采购数据令人怀疑。

除了上述异常收入数据外,北京京辉招股说明书中的相关采购数据也存在很多疑问。

招股说明书详细披露了报告期内每年的购买金额,其中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购买了2.49亿元和8798.9亿元。考虑到2018年和2019年采购增值税税率的两次调整,即2018年5月前为17%,2018年5月至2019年3月底为16%,2019年4月至6月底为13%,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采购含税总额分别约为290.1389亿元和1007.482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采购总额中有一部分是海外采购,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2886.51万元和1089.59万元,分别占采购总额的12.72%和13.61%。按此比例计算,采购总额分别为2.2亿元和7709万元,与企业披露的采购总额2.49亿元和8798.97万元不一致。该公司还需要解释这种差异。

同期现金流量表中,公司“用于采购商品和接受劳务的现金”分别为3.12247亿元和1.40242亿元,不包括当年预付款新增减少461.8万元和60.5万元的影响,采购相关现金支出分别达到3.16588亿元和1.40847亿元。将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进行关联,可以发现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现金支出分别比含税采购多2636.9万元和4099.5万元。理论上,当年的应付金额应相应减少。

事实上,从北鼎京辉的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出,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应付款与上年同期相比有一定的变化,2018年增加952.1万元,2019年上半年减少3026.4万元,这与理论上应该减少的金额不一致。其中,2018年差额为3572.2万元,2019年上半年差额为983.5万元。显然,这些数据的差异令人困惑。

库存数据不匹配

除了收入数据和购买数据的疑点外,北鼎京辉的库存数据也让《红色周刊》的记者迷惑不解。招股说明书披露,北京京辉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原材料采购总额分别为2.49403亿元和8798.97亿元。同期,经营成本中材料直接消耗分别为2197.01亿元和8993.27亿元,分别占经营成本的63.52%和64.97%。运营成本中直接消耗的材料减去采购的原材料总量,分别为3023.2万元和-194.3万元。理论上,这种差异应该反映在当前的库存变动中,即2018年库存中的原材料应该增加3023.2万元,2019年上半年库存中的原材料应该减少194.3万元。

查看北京京辉同期库存数据,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库存原材料分别为1523.1万元和1342.73万元,同比分别减少44.22万元和189.58万元。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原材料应该存在于半成品、半成品、库存商品和库存中的已发出商品中。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这些商品的总量分别为5299.73万元、6749.72万元和6114.9万元。如果按直接材料占经营成本的比例计算,这些商品的总量分别约为原料3325.5万元、4287.42万元和3972.32万元,即2018年增加962.37万元,2019年上半年减少351.1万元。总体而言,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所有原材料库存总量分别增加917.5万元和减少504.68万元,理论上分别增加3022.9万元和减少194.3万元,两者相差2105.54万元和301.38万元。

如果用同样的分析方法得到的2019年上半年的变化量在合理的范围内,那么2018年2000万元以上的差额需要公司解释。今年的存货真的是真的吗?

此外,如果从生产和营销的角度来计算库存数量,数据也有一些疑问,特别是2018年的数据。

在招股说明书中,北京京辉披露了每种产品更详细的销量和单位成本。在产量方面,该公司披露了烤面包机和沸水锅(生长锅和电水壶)的产量,而生长锅和电水壶的具体产量没有单独披露。公司的主要产品是烤面包机、健康锅和电水壶,其2018年的收入贡献分别占总收入的76.74%和70.7%。

根据招股说明书提供的数据,2018年烤面包机产销差为-13,800台,同期单位成本为138.89元/台,意味着2018年烤面包机成品库存将减少191.67万元。与此同时,2018年煮水炊具的生产和销售相差44,500台,这意味着当年成品煮水炊具的库存将增加44,500台。

值得注意的是,《红色周刊》的记者分别增加了保健水壶和电热水壶2018年的内外销量,发现两者的总销量应该是575,100台,而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开水水壶(保健水壶和电热水壶)的销量只有573,900台。这两个销售量数据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同的。这种差异的原因是什么?

查看公司2018年库存数据,库存商品和已发商品(成品)数量比上年同期增长1655.98万元。其中,烤面包机成品库存2018年减少191.67万元,意味着其他商品成品库存增加1847.6万元,其中包括开水锅成品库存增加。

由于该公司没有披露沸水锅的平均单位成本,而只披露了保健锅和电热锅的单位成本,因此无法更准确地增加库存沸水锅的数量。根据2018年水壶单位成本为223.64元/套,电水壶单位成本为181.72元/套的数据,我们假设2018年新增的45,500套开水锅都是养殖锅,那么成品库存数量将增加995.2万元,但实际上,开水锅的新增库存也应该包括电水壶,所以实际增加的数量应该少于995.2万元。因此,这意味着在1847.6万元新增成品库存中,沸水锅最多只占995.2万元,其余852.4万元库存是由当年收入不到25%的其他产品创造的,超过了2018年新增成品库存的一半。那么,那些“非主流”产品增加这么多库存的确切原因是什么?总之,对于库存数据的偏差,公司仍需进一步披露详细数据,否则,数据的真实性将受到质疑。

本文来源于《红堪财经》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 上一篇:他们,特朗普任内挥之不去的“梦魇”
  • 下一篇:香港市民快闪齐唱国歌,“我爱中国!我爱香港!”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