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土资讯综合 → 人叫人动人不动 改革调动积极性—访山钢集团党委书记侯军

人叫人动人不动 改革调动积极性—访山钢集团党委书记侯军

2019-10-31 15:27:41来源:上土资讯

上港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侯军接受山东郭子杂志采访

山东郭子:你对刘佳怡企业家的“四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侯军:刘佳怡部长的企业家“四个问题”看似简单,实质上是对企业负责人思想和管理思想的准确修正。“四个问题”直接关系到成功企业的发展规律、企业家的深刻思想和企业家精神的核心本质、企业的本质运行问题以及我省优秀企业家培养中存在的深层次问题。

上港是一家真正的企业吗?形式上,是的。上港集团旗下共有216家法人实体,都处于完全竞争的行业,从市场竞争主体的角度来看,都应该是真正的企业。然而,从企业内部来看,“官本位”思想更加严重,“大企业病”和“内忧外患”不同程度地存在。用“行政”的方法来管理所有制企业,基本上是停留在传统的以制造和生产经营为主的管理模式上。总之,上港距离刘佳怡部长所说的“真正的企业”还很远。

我有经验,不是说做生意的人可以被称为“企业家”。真正的企业家必须具备至少四个素质:第一,他们必须具备优秀的政治素质,并站在精确而坚定的立场上;第二,我们应该是“点焊机”,能收集各种资源,有办法把手指握成拳头。第三,我们必须有创造价值的能力,让优秀的业绩彰显出来。第四,我们必须有为社会做贡献的感觉。

现在省级国有企业正在向万华和柴蔚学习。我非常感谢柴蔚的谭旭光主席。老谭是一个勇敢而睿智的人。他抓住了柴蔚不同阶段发展的历史机遇,推动柴蔚在体制和机制上实现质的飞跃,这是柴蔚成功的根本原因。

站立姿势、视角和视野是企业家需要考虑的因素。闭门造车不会让一个人成为好企业家。如果你不把自己置身于国际和国内经济环境中,你就是短视的。

谭旭光带领柴蔚握紧拳头,关闭前线,顺应潮流,突出主营业务。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例如,柴蔚扩大了新材料产业,重点是氢能的使用。目前,政府在购买汽车时特别重视环境保护。海南不会列出汽油和柴油车辆。欧洲发达国家也有一些关于新能源汽车使用的强制性法规。这些都是趋势。

老谭抓住了基本趋势,顺应了产业升级时代的要求,进一步拓展了柴蔚的价值链。这是企业家最有价值的地方,也是一个值得学习的地方。

在我看来,一个杰出的企业家应该在两个“空间”中努力:一个是应该探索的“空间”;一是“时间”,应该准确把握。只有把这两篇文章写好,我们才能做到。例如,万华花了40年才成为世界级企业。我和我的同事都在想,上港能否在10年内做出根本性的改变?

山东郭子:据说上港集团的“契约”改革很强?

侯军:是的。我来到上港后,一些同志告诉我,当你看到上港这么多单位时,收入是不同的。请统一工资。我说不,“平衡”会使企业运行相对“平稳”,但它也意味着“平庸”。“水”不会流动,“钱”也不会流动。有了稳定的收入,工作怎么可能是动态的?不是有句谚语说“人在动,不能动,所以我们可以调动我们的热情”。

上港对外开放,招聘研究所所长和副院长。我们系有一名医生,原是中层干部,年薪2030万元,研究所所长年薪100万元。他说他想汇报。我同意,如果你竞争这份工作,你将与上港解除原合同,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干得好,你继续当院长。如果你做得不好,你将离开院长的职位。如果你还想在上海港集团工作,那取决于我们是否愿意继续聘用你。

我们已经招聘了研究所副所长何毅。我说他(副)院长,我们每年100万元的起薪已经远远超过了目标,利益和风险是共担的。如果你在上港工作很舒服,并且你的成就经常出现,请告诉你的朋友和同事。请让我知道上港的体制和机制是否束缚了你,不能充分发挥你的才能。我是董事长,我会为你解决的。

集团还增设6个中层干部岗位,试行“重点工作合同管理”。例如,下一步是在2到3年内完成山东钢铁工业“计划”中的“山钢”一章。计划部门应该发挥作用。不是等待领导的推动,而是想办法主动完成。如果完成,奖励将被兑现;如果没有完成,将会受到惩罚。另一个例子是财务部,要求股权融资和资本运营达到一定的目标,目标完成后,你将获得50万元和100万元的奖励,这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工资制度的改革,我们建议实现“四不,三突出,三能超越”。也就是说,没有工资基础,没有鞭打速度快的牛,没有规模的企业,无论级别高低。突出净资产收益率,突出收益贡献,突出人均利润水平。在研发和销售一线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员的收入可能超过单位负责人、子公司负责人、集团主管和集团主管的收入,也可能超过董事长的收入。通过改善经营业绩和扩大分配蛋糕,市场导向和价值导向的激励将成为提高员工收入的红利。

吸引、培养、留住和充分利用人才是非常重要的。他是一个有才华的人,我们会给他一个展示他的舞台,让他玩得开心。“给人才一个展示的舞台”是人才观的最高境界。

我们在人才激励机制中“撕开”了灵活就业的口子,并将在下一步继续深化。包括上港纪检监察人员在内,我们没有办法在内部办案。现在,在公安、检察和法院部门,我们热烈欢迎那些愿意在企业工作的人。我们需要他们的实际能力。

山东国有资产:“契约”改革的效果如何?

侯军:每个人都这么说“契约”改革;他们感受到了压力;这种思想经历了颠覆性的变化。原来是“支付工资”,现在是“赚取工资”。我觉得时间不多了。

原来部门做得好,是帮我董事长“忙”;现在他已经承担了这个项目。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必须从主席那里“争取”资源。我在帮他。可以说,心态完全不同,精神焕发,精力充沛。

山东国有资产:山东钢铁集团混业经营难吗?

侯军:上港永丰和淄博的混合改革比较成功。上港太阳日照公司,我们引进了战略投资者,并出售了10%的股份。目前,我们需要加快进度,尽快取得实质性突破。

当时,我们和私营企业永丰集团谈了淄博张刚的混合改革。双方都想争夺控制权。我们做什么呢我说,“50%到50%,双方共同聘请一名外部独立董事。如有异议,独立董事应发挥裁决作用。”

起初,张刚的员工不明白。原淄博钢铁厂的2300多名员工已经恢复工作,其他几十人不愿意继续工作。在2015年混合改革之前,每月亏损1亿元。在2016年混合改革后,将亏损转化为利润只需4个月。2017年,利润将达到8亿元。2018年,利润将达到9亿元。员工人均收入2017年为7.8万元,2018年为10.2万元。企业、政府和员工的利益已经实现。

永丰淄博对“五五”所有制结构的混合改革是上港的发明。国有企业不应该总是想“控制别人”。持有股票是可能的。国有企业的控制权不得超过50%。20%到30%的股权比例也可以达到控制股份的效果。

目前,国有企业在混合改革中仍然存在误区。如果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合作,做好工作,有人会说“民营企业从国有企业中受益”;如果我们做得不好,我们将再次失去国有资产。这将导致国有企业不敢与私营企业合作进行变革或触及历史遗留问题。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的混合改革“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如果你不成功,你就不会死。"

我认为,国有企业的混合改革应该有两条底线:一是坚持党的领导,二是不私有化。坚持市场化和法制化两个原则。底线必须明确,原则必须坚定。

目前,全省一流企业集团也在逐步推进混合改革。混合改革是大势所趋,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实现新旧动能转化的关键措施。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克服一切困难,确保及时完成混合改革。

同时,“混合”是一种手段,“改变”是目的。虽然一些企业进行了混合改革,所有制结构相对科学,但没有收到预期效果。恐怕在“实际操作”层面需要很多补充课程。我们不仅要注重顶层设计,还要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创新混合改革,使混合改革收到实效。

山东国有资产:高负债率是钢铁行业的共同“痛点”。上港集团2018年的资产负债率是否有点高?

侯军:不算高,但是非常高。截至2017年6月底、2018年6月底和2019年6月底,上港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4.21%、83.56%和83.51%。尽管略有下降,但仍高于该行业主要监管线的74.94%。

上港有着沉重的历史负担。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利用了更好的利益,弥补了历史上的一个100亿元的漏洞。根据我的经验,资产负债率是企业的“生命线”。如果负债率过高,企业将无法在市场上筹集资金和发行债券,没有再投资和资产优化的空间。

降低资产负债率有很多方法。例如,我们加强了资金筹集,提高了资金使用效率。促进面向市场的债转股;加大股权融资力度;提高资产证券化率等。有很多方法。关键是自杀。

我告诉财政部长,我们该死了。如果你不“压抑”两次,你就不能“不要”。有时候,矫枉过正就是矫枉过正。

我还说了两个字:为资本运营打开“大门”,为引进战略投资者打开“大门”。与优秀和强壮的运动员合作。

上港有许多优秀的资产。上港总资产3100亿元,有很大的经营空间。有必要“流动”和“转移”其资产。上港集团有两家上市公司,“山东钢铁”和“金陵铁矿”。持有中泰证券52%的股份,资本运营条件良好。如果中泰证券能够上市,资产溢价有可能达到数百亿元。民营企业愿意与上港合作。其中一个考虑因素是,上港有可能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以实现资产溢价。

每个人都应该清楚一个概念:上市公司是实现混合改革的最佳平台。常见的方法是通过私募和股票交易引入战略投资者。

山东郭子:山东钢铁集团的产品有自己独特的技术吗?

侯军:上港的传统优势产品有钢板、型钢、特殊钢等。

现在钢铁业不是很理性。生产技术更复杂的产品卖不好。建材等大宗商品,工艺相对简单,但价格长期居高不下。

日照基地致力于开发满足市场需求的高端产品,如汽车板、家电板、高强度薄板等。陕钢为港珠澳大桥提供20,000吨钢材,需要120年的防腐和抗9级以上地震能力。俄罗斯北极圈亚马尔项目用钢能够经受低温和腐蚀试验。

钢铁工业的旧动能是“规模和成本”,而新动能是“品种和质量”。

原来河北钢铁和海信有合作。上港和海信都是山东企业,但没有合作。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刺激。海信董事长周厚健和我都是人大代表,关系很好。他说,只要你的质量优秀稳定,海信就会使用上港产品,没问题。上港产品现已进入海信。

“高端”不一定是“高效率”,中低端产品中也有高质量的产品。因此,企业在组织生产时应该“灵活管理”,灵活应对,而不是僵化。

顾客是上帝,但我告诉干部职工,顾客是我们的“领导者”。上帝离我们太远了,但是“领导”离我们很近。我们的国有企业非常听取领导的意见。当“领导者”(客户)发言后,我们将实施他们。

山东郭子:有上港集团不能生产的产品吗?

侯军:是的。例如,“再填充钢”和“手撕钢”。

当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谈到“补充钢铁”时,我在场。现在TISCO已经开发出附加值相对较高的“再填充钢”。

“手撕钢”的厚度要求小于0.05毫米,比a4打印纸薄。它可以用手撕,以克出售。它可以用来为宇航员生产防辐射服装。太钢生产0.02毫米“手撕钢”,这是全国唯一一种,并获得冶金行业“大奖”。一吨“手撕钢”价值200万元,一吨普通钢价值4000元。TISCO生产的“手撕钢”产量远远高于日本。“产量”是钢铁企业核心竞争力的表现之一。

上钢产品结构与其他钢铁企业相同,同质化严重。这是一个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

现在一切都过剩了。国有钢铁企业不是要“落后产能”,而是要“过剩产能”。从产品结构上,我们追求高端高效产品的“单位利润”水平。我们应该大力提高主导产品系列的效益在产品总效益中的比重。例如,我有100种产品,其中30种相对有利可图,占总利润的80%。我们的产品开发原则是少劳多得。

山东国有资产:你说你会把山东钢铁工业“规划”中的“山钢”部分做好。怎么做?

侯军:当前钢铁工业的总趋势是从内陆向沿海地区转移。全国钢铁工业的发展趋势是整合成3-4家8000万吨以上的大型钢铁企业集团和6-8家4000万吨以上的二级企业。

山东省制定了钢铁产业转型升级发展规划。基本意图是到2022年,吉焦“26”城市重点大气污染防治区的钢铁企业将由内陆转移到集中70%的沿海地区。在2025年之前,上述地区的钢铁产能“应该完全撤出”

山东钢铁发展规划的“山钢章”就是要充分发挥国有企业的骨干支撑作用,增强产业升级的主导力量。我们应该带头实现超低排放的目标。如何转移生产能力、如何升级产品以及如何确保融资都需要我们积极考虑。

目前,日照基地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日照到济南运输一吨矿石的成本大约是60到70元。我们可以通过在日照建一个钢铁基地来节约成本。首先,它与淄博的永丰合作,然后莱钢和永丰在德克萨斯州的工厂搬到临沂临港开发区。目前,该项目已奠定基础,将获得600万至800万吨,私营企业持股,国有企业持股。省级计划是有两个基地和四个集群。上港将带头。

“山东国有资产”:山东钢铁集团提出“三大业务”统筹发展,有进有退。怎么进去,怎么出去?

侯军:钢铁很强,而山钢很强。为了完善供应链,上游原材料的组织应加强供应,下游延伸加工应深入研究和探讨。

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从长远来看,一些行业可能成为新兴的主要行业。我们必须坚持我们不会放松和取得成就。省级SASAC界定的“主营业务”需要精耕细作,但“主营业务”不是绝对的,而是“动态的”。

这里有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那就是行业颠覆。例如,如果汽车将来不使用钢会发生什么?宝钢提出了“未来宝钢”。我们还应该考虑“未来的上港”。目前,钢铁工业仍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但在某些领域,钢铁工业可能会向“轻质”、“优质”方向发展。上海港的结构中,新材料、新技术可能出现在海洋工程和桥梁制造中。我们应该未雨绸缪,在危险的时候寻找机会,在和平的时候考虑危险。一些行业在几年内消失了,比如bb机器和手机。钢铁工业需要绿色智能发展。

加大“僵尸”清除力度。目前,我们的困难是我们的消化能力相对较弱。例如,如果我们想处置不良资产,我们可能会提高资产负债率,核销坏账,这需要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在政策方面,“僵尸”企业无人问津,但难以处理。最重要的是人员分流的困难。

小弱分散通过并购重组等方式,“合并同类项目”。

“山东郭子”:你为什么一再强调鲁钢集团应该“先保护链条,先降低成本”?

侯军:美国现在对中国施加了如此大的压力,但中国并不害怕。为什么?因为我们的产业链是完整和安全的。韩国正遭受日本的“供应限制”,因为其产业链存在自然缺陷。这些都是吸取的教训。企业应该有“产业链安全”的概念。

我们在进行并购时,不仅要关注资源,还要考虑行业干预、原材料组织、人才支持、技术水平、市场发展、政策环境等综合因素。企业负责人应该是一个好的“焊工”,连接好产业链。有必要“点焊”任何不太好的环节。

我们正在努力推进“产、销、研一体化”,把基础生产、产品研发和用户紧密结合起来。我们不仅可以销售产品,还可以销售“半成品”。钢铁工业有一个特殊的特点,增加和提高产品的一定性能可能会导致新的使用方式的发展。我们需要有产品“家族”的概念。通过钢的改性,普通的钢材料可以变成新材料。这样,传统的钢铁工业将升级为新的材料工业。

市场的发展不仅取决于市场潜力,还取决于市场中的“差距”和机会。“差距”是空间,“机遇”需要把握。《吕氏春秋·相遇与相遇》说:“哪里有相遇,哪里就有相遇;当事情没有按计划进行时,我们必须在出发前呆在一起。”一切都必须强调机遇。如果没有机会,我们必须等到适当的时候采取行动。

山东郭子:钢铁是一个传统产业。你为什么特别重视“商业模式”的创新?

侯军:我们常说,四种类型的企业出售他们的实力,三种类型出售他们的产品,两种类型出售他们的品牌,一种类型出售他们的标准。目前,“商业模式”之争已经成为企业竞争的制高点和企业发展的核心要素之一。目前,钢铁工业仍是基本的生产、经营和管理型,即“车间管理型”。绿色智能发展没有新的模式。钢铁工业必须加快格式的创新、推广和转换。

我和每个分公司的主要领导谈了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在谈论什么?谈论理念、规划和改革,但很少有人谈论“商业模式”这四个字,更少有人谈论“形式”,几乎没有人谈论“资本运营”。管理一个车间是可以的,但这不是选择决策层的概念。

我们在年度工作会议上提出了“基本操作水平”的概念,这在字典里是没有的。要以市场为先导,以人才为支撑,产学研结合,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形成比较优势,实现企业持续健康发展。

山东国有资产:济南钢铁公司停产后,员工怎么样?

侯军:济钢为61年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生产钢材1.52亿吨,纳税315亿元。这是一项有价值的事业。济钢停产是一个巨大的牺牲。停止生产的第一个障碍是“情感障碍”。

我去参加团队会议,每个人都在哭。起初,每个人都不明白。因为济钢停产的主要原因不是污染,而是城市规划、钢铁产业调整和结构升级。后来,每个人都逐渐加深了他们的理解。

大多数员工对重新安置的结果感到满意。我们的政策是“高于青岗(搬迁),更靠近航岗(搬迁)”。

现在大家越来

  • 上一篇:中信出版:传媒稳健优质核心资产,大众出版崛起新龙头
  • 下一篇:5天增4例登革热病例 台湾成功大学疑爆发群聚感染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