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土资讯科技 → 华为入局VR眼镜,虚拟现实成5G元年破局式应用?

华为入局VR眼镜,虚拟现实成5G元年破局式应用?

2019-11-11 08:52:24来源:上土资讯

9月26日,华为在发布mate30系列旗舰产品的同时,发布了一款vr(虚拟现实)眼镜。华为消费业务首席执行官于成东表示,虚拟现实眼镜将在5g时代爆发。

2019年,虚拟现实行业复苏,市场再次嗅到了商机。一位二级市场投资者告诉《新京报》,关键因素是5g。

5g的第一年:虚拟现实开始从谷底攀升

2018年年中,罗山(化名)退出了他共同创立的虚拟现实(vr)解决方案公司,转到另一家it企业。经过两年的奋斗,他对虚拟现实从充满热情走向沮丧。但他没想到一年后首都会回来。

高德纳(Gartner)是科技行业的一家研究机构,它习惯于用曲线来描述技术的生命周期,即抛物线后跟上升的拐点。Vr也遵循这样的规则。如果虚拟现实的抛物线峰值出现在2015年中后期,那么5g网络的普及就是上升的转折点。

9月26日,在华为新产品发布会上,俞成东告诉媒体,4g时代vr眼镜的延迟并不好,因为网络速度无法支持。在5g时代,虚拟现实眼镜将会爆裂。

此前,2019年5月,电信设备制造商爱立信研究院发布了一份5g消费潜力报告。在采访了来自22个国家的35,000名参与者后,对5g应用场景提出了几种判断,其中之一就是虚拟现实设备受到青睐。

5g作为新一代通信技术,将使用户在设备上体验更快的速度和更低的网络延迟。这些功能使用户在使用网络流量时能够更新选择。爱立信中国总裁赵俊涛告诉记者,该公司发现已经有5g广告的韩国市场已经有更多的用户使用虚拟现实进行他们的活动。

第三方组织Strategyanalytics最近发布报告称,第二季度,韩国5g用户平均每月使用24gb,而4g用户为9.5gb,0.5gb3g用户。另外20%的5g流量来自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研究发现,沉浸式视频由于下载速度更快,已经成为5g早期的主要服务之一。

2019年6月,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宣布5g已经具备商业基础,官方运营商发放5g商业许可证。2019年成为5g的第一年。该行业开始期待中国市场复制韩国的经验。

据媒体报道,华为已经与兰亭数码等合作伙伴结成云vr生态联盟。与此同时,沈阳虚拟现实云创新基地上线。

作为虚拟现实行业最重要的参与者,宏达电中国总裁王从清告诉记者,宏达电正在与全球10多家电信运营商测试5g场景。2019年2月底,宏达电推出了端到端5g云虚拟现实解决方案。两个月前,宏达电宣布与中国移动合作,并展示了宏达电解决方案在中国移动网络下的应用。然而,由于需要铺设整个网络、设置边缘服务器和优化系统,云vr方案可能还需要两年才能真正进入消费者市场并大规模流行。

虚拟现实市场曾经走出抛物线

从2015年到2018年,vr经历了一个抛物线,并从热峰逐渐降至谷底。

虚拟现实初创公司oculus以20亿美元卖给facebook后(扎克伯格承认收购成本为30亿美元后),ocullus的创始人palmerluckey于2015年8月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照片中,他的脚朝上,头上戴着虚拟现实设备。封面上印着“虚拟现实让我们惊讶,因为它将改变世界”。

同样在2015年,在智能手机销售低迷的影响下,执掌宏达电11年的周永明辞去了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的职务。王雪红董事长负责宏达电的转型,并决定进入vr。她选择与valve合作建造vive,此时valve碰巧与oculus产生了裂痕。

此后,资本涌入,虚拟现实投资规模大幅上升。周永明卸任后没有离开虚拟现实产业。他告诉记者,宏达电做出虚拟现实的决定是他的决定,而此时他是数字王国的主席。这家以数字特效起家的公司开始削减虚拟现实内容。随后,公司通过投资先后发布了虚拟现实内容制作产品和受控硬件设备。

然而,表面上的繁荣掩盖不了该行业的技术问题。网络卡通造成的用户体验差,画面质量不清晰造成的体验令人眩晕。Vr内容开发也不尽如人意。经过一段时间后,虚拟现实的投资急剧下降。据克朗彻基(crunchbase)称,该市场的全球风险资本投资从2016年同期的10亿美元降至2017年第一季度的2亿美元。

几家大公司仍有出货量,但它们的利润还很不确定。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vr的利润贡献在未来几年将不会出现,而宏达电2016年的累计收入仅为新台币781.6亿元,同比下降35%,为10年来最低。到2017年,王雪红将宣布它将在两年内获得收益。在虚拟现实低迷时期,包括宏达电和脸书在内的大型工厂的市场出货量不到苹果手机销量的一小部分。

与此同时,一些初创企业试图通过软硬结合的方式向企业级市场销售,但最终倒闭,中国的主要企业暴风和乐视也陷入了深度危机。投资萎缩、拖欠工资和裁员已成为虚拟现实行业的关键词。

罗山的公司就是其中之一。他告诉记者,虚拟现实在当时的经验仍然不能满足绝大多数用户,学习和使用的成本太高。消费者和企业市场都找不到好的商业模式。经过几次调整后,罗山决定离开。

下游也有同样的判断。一位vr频道企业家告诉记者,当时高质量的内容极其稀缺,这使得很难吸引用户,重型头盔也很难让用户长时间使用。企业级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向体验大厅或学校出售设备的商业模式仍然简单粗糙。大型工厂也处于这种模式。作为内容供应商之一,iQiyi的高级总监张航也告诉媒体,这项技术在2015年被高估了。

在5g时代,虚拟现实可能从全景式游戏中实现突破。

直到5g网络在全球范围内开始商业和试用商业,虚拟现实行业获得了一个新的机会。对于5g,在设计行业标准时也考虑到毫秒延迟和高密度连接,希望支持更多的应用需求。

证券公司华泰证券(Huatai Securities)的报告显示,5g带宽明显高于4g,可以满足vr显示码率的要求,其低延迟特性可以解决4g网络下头盔的眩晕感。在5g网络测试中,2019年5月,宁夏联通在银川国际马拉松赛期间采用5g技术实现虚拟现实直播。这是首次将两种技术结合起来,突破了以往直播的局限,实现了360度全景直播。

高通副总裁兼高通风险投资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金申告诉记者,xr,包括vr,已经取得了进展。一方面,通过在功能强大的计算芯片上优化软件,用户体验得到了显著改善。另一方面,显示屏和光学在过去一年里取得了明显的进步。头部显示器和眼镜设备的小型化得到了改进。

由于产品和解决方案适用于移动设备,高通更加注重智能手机的一体机虚拟现实和虚拟现实。前者将显示和处理功能集成到HMD,而后者主要与HMD连接和交互。高通公司正在通过投资关键技术取得突破,包括拥有关键人机交互技术的广州虚拟现实技术公司,以及全球领先的眼动跟踪初创企业启新一伟。

在王从清看来,手机虚拟现实概念在过去几年里逐渐破灭的原因是缺乏经验。因此,开发人员基本上已经停止开发手机内容,希望为更专业的设备提供内容。9月中旬,在淘宝的创意节上,宏达国际向世界发布了高端新产品宇宙,将产品线扩大到三条。

虚拟现实内容也在不断发展。王从清告诉记者,“现有的游戏公司已经用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将传统的个人电脑游戏变成支持虚拟现实设备的全场景游戏。用户将能够自由行走,享受360度的互动。”例如,以太空探索和冒险生存为主题的游戏《无人深空》(Unmanned Deep Space)发布了超越的扩展包,增加了多人模式,支持用户使用vr设备玩游戏。用户的游戏体验从过去的60小时增加到了数千小时。

2019年7月,腾讯和高通宣布签署谅解备忘录。双方将在游戏领域进行合作,包括ar/vr和5g游戏开发等相关技术。早在2018年底,腾讯就展示了自己的虚拟现实标题设备,并打算扩大虚拟现实内容的范围。除了vr特别版游戏样本,腾讯在动画等领域也有相关计划。优酷和爱奇艺作为中国三大流媒体平台,也有相应的虚拟现实内容尝试和发展计划。

在本轮复苏中,第三方组织idc预测,2023年全球vr head show出货量将达到3670万台,2019年至2023年相应的复合增长率为44%。然而,许多受访者表示,虚拟现实的障碍不仅仅是网络,设备本身也需要技术升级。

罗山告诉记者,5g只是虚拟现实繁荣的催化剂。如何在移动网络中发现对虚拟现实的强烈需求,将成为5g能否推动虚拟现实继续复苏的关键。

新京报记者陈良主编许超校对卢爱英

赛车pk10 河北快三 河北快3投注 新疆十一选五 湖北快三

  • 上一篇:土耳其进军叙北部,美国严重警告:一旦平民遇袭,将对其实施制裁
  • 下一篇:注意,五莲县城关派出所搬新址了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