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土资讯社会 → 女孩眼睛看不见 妈妈陪着她考上浙音难度最高的专业

女孩眼睛看不见 妈妈陪着她考上浙音难度最高的专业

2019-11-12 08:06:38来源:上土资讯

《城市快报》记者张尤鲁/摄影师周佳丽

“妈妈,这是哪里?这是剧院吗?”

“是的,就在前面。”

9月27日下午4点,王怡文像往常一样牵着母亲的手,摸索着寻找第一次专业复试的场地。

今年夏天,来自河南郑州的盲女以专业课最高分被浙江音乐学院声乐表演(声乐)专业录取。她也是河南省第一个通过普通高考并进入大学的盲人学生。今年在王怡文学习的专业的录取率是70:1,这也是学校中最低和最难的专业。

复试于下午4: 30正式开始。班上所有的男生都穿上西装、衬衫和领带,所有的女生都穿上庄重的服装,看起来很紧张。

因为这次复试不仅仅是为了测试学生们是否坚持在假期练习。这也是学生和专业教师之间的第一次正式会议。教师将根据学生的表现和风格选择他们。

王怡文从报告厅旁边的钢琴房换上了一件蓝色连衣裙,她的脸由母亲精心化妆。母亲一只手拿着女儿,另一只手拿着紫色的手提箱。她看着女儿,笑着说:“化妆和穿衣服后,我们的女孩也是一个大美人!”

听到母亲的话,文怡开心地笑了。

在四岁的时候,你可以听磁带和播放世界著名的歌曲。

复试的顺序与入学排名相匹配。文怡握住钢琴伴奏老师的手,走向钢琴,带来莫扎特的声乐套曲《你振作起来》整套由三首咏叹调和一首宣叙调组成,包括卷舌、花腔、高音和咏叹调。不同段落的情感处理非常困难,歌唱时间长达十分钟以上。

我原本想用手机录下文怡的整个表演,但歌曲的第一段结束后,我的手开始酸痛,画面开始颤抖。然而,文怡的母亲仍然双手握着手机,每秒钟都为女儿保留一个记录。

复试后,我问文怡,“你紧张吗?”

文怡坐在椅子上,猛地脱下脚,把裙子放在一边说,“别紧张!我从小就不紧张。只要我上台,我就会很兴奋!”

上台前,母亲仔细调整了女儿的妆容。

我原以为和母女的对话会沉浸在沉闷的气氛中,但母女两人都在互相呼应前嘲笑了我好几次。

“孩子出生于2000年10月,4个月大时被发现失明。当时,医生说脑性瘫痪压迫视神经导致的皮质盲是可以治愈的。我们在医院开始物理治疗。医生告诉我有空的时候给她读点东西,这刺激了我的大脑和听力。所以我在给我的孩子做物理治疗的时候,用报纸给她看新闻。我每天都感到口渴。我还经常去音像店花三到四美元买盗版磁带、儿童故事和儿童歌曲,我每天轮流给她播放。”

然而,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医生说文怡的眼睛后段有纤维增生,不得不去北京看医生。“那个家伙,就像逃跑一样,我买了一个布袋把孩子扛在胸前,一只手拿着一个大包,然后带孩子去北京住院和做手术。”

遗憾的是,像这样跑了一年后,孩子的眼睛仍然没有痊愈,家庭几乎被毁了。

文艺的母亲说:“事实上,当时我很绝望。我很想带着我的孩子去黄河,但是我能做什么呢?如果我整天想着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我只会在一天内哭泣,我的生活将不得不向前看。虽然眼睛看起来不太好,但孩子的大脑真的很发达。两岁多的时候,她开始说话,很雄辩,我才知道那些早期教育磁带不是白色的!所以我每个月都去音像店买市场上所有的儿童录像带,但是因为我很穷,所以我买盗版的。”

因为文怡的母亲在带孩子去看医生的那一年停止了工作,她的家人花了差不多同样多的钱,所以她不得不出去找工作。把文怡放在奶奶家后,她开始出去照顾工作,做她以前工作的装饰设计。设计完成后,她把工作交给工人,以赚取建筑材料市场上低廉的材料价格。

“孩子四岁时,我非常羡慕我二姐女儿的电子琴,于是我去批发市场找了一架70美元的玩具钢琴。这个女孩每天在家玩她的手和脚。我太高兴了!”

由于工作繁忙,文怡的母亲每周只能去文怡一次。突然有一天,她发现她的女儿只能听磁带,弹出整个儿童歌曲。那时,她不知道什么是再美。她只是用一个手指感觉音节,摸索着这首歌。

在发现女儿的兴趣后,文怡的母亲来到书店,咬紧牙关,花了100元给她的孩子买了20盘真正的世界著名的音乐磁带。但是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她在书店挣扎了一个小时。

文怡的才华继续令她母亲惊讶。四岁时,她能够从《阿依达》的小号中弹出一段特别热情的旋律。“我看看孩子线!两天后,她播放了《断蓝桥》中的主题曲《友谊地久天长》。我想知道我是否应该为我的孩子找一个专业老师,但是那时我太穷了。一节钢琴课要花60美元。我拿不出来,所以我舔了舔脸,跑到钢琴公司,说我想买一架钢琴,并为此演奏它。你可笑吗?哈哈!”

如果妈妈放弃了

我现在可能正在做按摩。

“孩子很小的时候,我每天都跑到CDPF,迫不及待地想读就业中心屏幕上的每一个字。但是写两个字也不例外——按摩。只要是盲人的工作,都是按摩。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说到这里,文艺的母亲有些沮丧:“后来,我以为按摩就是按摩。即使做了按摩,你也需要专业和教育才能吸引更多的顾客。将来成为按摩店老板会很好的!所以让我们学习我们应该学的东西,让孩子们玩吧。”

文怡五岁的时候,家庭经济终于走到了尽头,她妈妈送她去培训中心学习钢琴,每班60元,每周240元。同时,我报名参加了一个英语班,每个班9元,每周400多元。因为孩子们的父母有不同的教育观念,这些培训费基本上是由文艺的母亲挣来的。

在文怡的母亲眼里,即使是最糟糕的事情也总是伴随着好的事情:“从童年到成年,我尽了最大努力让她和正常的孩子一起玩,但是正常的幼儿园不要她,我不得不再次去工作,所以我不得不把她送到钢琴训练中心,只要我守住大门,防止她跑出去了。结果,这个地方成了女孩们的游乐园。她每天一个接一个跑到钢琴房门口听别人的课。当她听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时,她推开门,站在那里倾听。因此,许多歌曲可以在没有老师指导的情况下播放。听着,这都是好事!当时,老师说孩子们的听力非常好,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将来会走音乐之路。”

六岁时,楼上的钢琴中心有一个学前班。中午,我妈妈送文怡去了。然而,在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孩子的老师王丽娜来看文艺的妈妈,说当孩子学习英语时,发音开始变得混乱,她必须有一本书,否则她就不能学习。

文艺的母亲自己找到了郑州聋哑学校,并要求她的老师教她写盲文英语。那时,王小姐也自愿和她一起去。这两个成年人在学校一起学习了半个小时。

回来后,文艺的母亲开始了一项漫长的盲文研究。对于她孩子的每本书,她都必须提前做盲文,这样孩子才能跟上正常的教学进度。当时,盲文生产需要将特殊的盲文纸放在盲文板的中间,然后用一个带针的短手柄在盲文板网格中压印一次。而王先生则负责教小文怡牵线搭桥,写出盲目的人物。

文艺说:“盲文有六个点,每个单词都是由这些点组成的。当我第一次开始学习盲文时,我需要感觉这六个点,但是我不能触摸它们。那时,王老师对我非常严格。当其他孩子在休息揉捏橡皮泥时,老师盯着我摸盲文,写盲文。但是现在我想起来了,我非常感谢她。盲文已经写了很长时间,我的手很痛。把手像一把小锥子,让我浑身冒汗。我妈妈必须把一本书刻成盲文。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但是如果我母亲在这个过程中放弃并妥协,我现在可能是按摩师了。”

王怡文的母亲正在使用盲文打字机。

是什么让我在世界上最沮丧

是我的眼睛看不见

“姐姐,你知道吗?当我年轻的时候,我不知道失明是什么。”聊天的时候,文怡突然说了这句话。

“当我三四岁的时候,我妈妈带我沿着盲道,教我读“盲人”这个词。但是我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那时,有一本叫做《残疾人之友》的杂志。我问妈妈什么是残疾人,但妈妈没有告诉我。直到我7岁正式入学并进入盲人学校,我才知道什么是残疾人。什么是残疾人?我是残疾人。世界上最令人沮丧的事情是我的眼睛看不见。”

尽管文怡因为看不见自己的眼睛而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不同,但她的母亲仍然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和正常的孩子一起玩耍,并在未来的大学生活中向前冲。

从周一到周五,文怡在学校和盲童一起学习。周六和周日,她妈妈带她去了一个有正常孩子的培训班。为了让孩子们跟上进度,这位母亲去北京买了几个盲文版本,囤积了3000张特殊盲文纸,通宵熬夜将培训课程的教材制成盲文。有时她的手肿了,所以她不得不休息几天,然后继续磨牙。当时,文艺的母亲只有一个想法:“如果我不坚持,王怡文只能在初中毕业后学习按摩!”

因为我看不见,文怡经常开玩笑。文艺的母亲说:“她中文和英文都很好,不需要被感觉到。然而,数学让我头疼。我陪她成为一名学生恶霸。王怡文仍然是个标准学生,因为她对许多问题没有概念。

例如,当老师问一只猪有几条腿时,王怡文回答说:3条!我对我的老师很生气!没办法,我会请装修工人,去他们的猪圈,用羊圈摸摸腿,再摸摸腿去摸摸栅栏,告诉她周长是多少,面积是多少。其他工人的村民都觉得很可笑,于是过来问道:“你在干什么?”?人们说,‘摸摸猪!,你说好笑不好笑!"

甚至不认识员工的妈妈

去北京学习盲频谱

虽然文化课让母女“死而复生”,但在音乐学习方面,王怡文一直是“别人的孩子”。

自从五岁开始学钢琴,王怡文从未停止过。他八岁前就通过了钢琴业余十年级。正式入学后,她经常被选中参加学校庆典和活动。学校的音乐老师找到了文怡的母亲,说:“这孩子的声音太好了。请找个老师教她。”

文艺的母亲让河南职业艺术学院的声乐老师刘带着她的孩子去看她。但是当老师看到孩子看不见时,他惊呆了。由于害怕老师的拒绝,文怡的妈妈赶紧把孩子推到钢琴前说:“老师,虽然我的孩子看不见,但她唱得很好。学校的老师都说她身体状况良好!如果你不相信我,听着!”

那一年是2008年。文怡坐在钢琴前,独自唱着《我和你》。唱歌后,她站起来对老师说:“老师,你的钢琴应该调音了。”说完,天真地指出哪个键不准确。没想到,这句话感动了刘小姐。她沉默了一会儿,说:“哦,那你下周可以再试一次!”

文怡开始了她的声乐专业学习。在和刘老师一起学习了半年后,文怡去北京参加了第一次全国比赛,并在一个儿童团体中获得了第一名。文艺的母亲对她的孩子学习唱歌也越来越有信心。接下来,王怡文继续和刘一起学习声乐9年。他参加的所有比赛都是第一次。

初中二年级,刘老师的河南职业艺术学院开始招收高中生。文怡立即为考试做好了准备,并以全省最高分被学校录取。他主修钢琴和美声唱法。他继续跟随刘老师上声乐课,而钢琴则由河南著名钢琴伴奏者赵教授。

文艺的母亲说:“进入这所艺术学院后,我们开始决定选择职业学校,但出现了新的问题。孩子们必须练习专业乐谱,所以我必须做盲文乐谱。我到处询问哪里可以学习盲文乐谱。就在我去北京买盲文打印机的时候,老板向我介绍了盲人乐谱书的作者李任伟老师。我去他家拜访,学了一上午。事实上,我甚至不认识工作人员,所以我只是硬着头皮去学习什么是半音符、四分之一音符和八分之一音符。这比以前学盲文要难得多。我花了整整一年才精通。事实上,我宁愿去工作、拖地板和做饭,也不愿去做,但如果我不去做,王怡文就不能继续上学了。”

为了给孩子们制作盲人文件,文怡的母亲已经经历了三代盲文产品。第一代是学前课程的小锥子和盲文版本,只能用手戳。第二代是一台盲文打字机,由一位四年级的美国客户带来。它花费了700美元,就像一个电脑打字操作。第三代是高中买的盲文打印机,价值数万美元。文怡的母亲用这台盲文打印机为她的孩子们制作了一米五高的盲人文件。

浙江今年唯一的盲人考生

高中三年级时,这对母女离开郑州,来到上海朱家角参加艺术考试培训的最后一年。因为他们住在离城市很远的地方,他们每天不得不提前两个半小时出门乘地铁,但是让他们最绝望的是许多学校不愿意给他们一个公平的考试机会。

文艺的母亲说:“我给所有的学校打了电话,问他们:我的孩子看不见,但他们很优秀。我能来学校申请吗?但大多数答案令人不寒而栗。”

一些学校招生官员回答说,“我们不得不建议你不要来。”此外,学校招生官员说:“王怡文,我知道,这很好,但我们不想,学校不缺少优秀的孩子。”

王怡文的母亲说:“当时,我独自来到浙江音乐学院咨询,但为了保证考试的公平,老师拒绝见我。但是在电话里,他们回答我说:“你可以参加考试,但是我们不会照顾你。”如果孩子的专业真的很好,我们会录取他,如果他不够好,他会按照正常的程序被淘汰。“听到这些话,我似乎看到了希望,因为这是我们想要的。我们不需要任何照顾。只要有公平的机会,我的孩子就会茁壮成长。进入学校后,我将陪伴学生们。我们将对学校担心的安全问题负责。”

浙江音乐学院党总支委员、唱歌系副书记张建华在今年2月的初试中给王怡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是唱歌系考场的总协调员,因为考场上的家长和志愿者不允许进入考场,所以在初试那天,我把她带了进去。那时,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我的心就不平静了。因为每一个能走到像我们这样的专业学院考场的学生多年来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她的学习难度更是难以想象。她一开口,我就觉得这个孩子在条件、音乐和学习方面都非常优秀。”

王怡文是今年浙江音乐学院1万多名考生中唯一的盲人考生。在王怡文不确定能否参加复试的情况下,学校对她进行了音乐理论和视唱练耳的盲考。

然而,在第二轮浙江音乐中,帷幕拉开了。所有的老师都不知道谁在隔着窗帘唱歌。他们根据学生的水平得分。最终,王怡文以最高的专业分数被浙江之声录取。

虽然学校在考试中没有照顾王怡文,但在录取被确认后,学校照顾了她的生活和学习的方方面面。学校意识到母亲和女儿的需要,为他们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宿舍。王怡文的专业老师是刘伟,一位声乐和歌剧系的年轻老师。

文艺的母亲说:“学校来问我有什么困难。我告诉学校,我最近一直在为我的孩子制作盲文档,但是大学英语1的第一单元有22页,我需要82页来制作盲文,这太慢了。如果这本书有电子文字版本,我可以用盲文打印机。我需要做的就是在电脑上校对,用软件把它转换成盲文,编辑并打印出来。学校二话没说,就把我带到楼下宿舍的印刷厂,让他们帮我把所有的书都翻译成文字版,并在11号之前交给我。所以这个长假我要在宿舍里写好书。”

生活痛苦地亲吻我

我以歌曲回应

9月27日晚上,我们聊了一路回到文怡的宿舍。

在路上,母亲和女儿还谈到了那天下午的复试。

“妈妈,今天的班长唱得真好!”

“是的,我认为后者唱得很好。那是哈利路亚,啦啦啦啦啦!”

“妈妈,你走调了!是啦啦啦啦~”

母亲和女儿手拉手,一起笑了起来。

回到宿舍,文怡问我,“姐姐,你看见我床上的洋娃娃了吗?我喜欢洋娃娃。看,我的手机外壳也是一个洋娃娃。”她拿出手机盒给我看。那是一只粉红色的小兔子。虽然她看不见,但她通常可以通过一个盲软件使用智能手机。只要她的手指接触到屏幕的任何部分,她就会有声音广播这个区域的功能。她也可以通过微信和朋友聊天。

王怡文微信朋友圈截图

18岁的文怡,这个年龄的孩子,应该有纯洁,一颗女孩的心和一种感受世界的方式。她问我,“姐姐,你见过沈州吗?我非常喜欢他,他的歌声如此美妙,我的梦想是有一天能见到他。还有,你认识唐安热吗?我告诉你,我从小就崇拜他,我会唱他的歌,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梦见他。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经常缠着我妈妈买一张去台湾的机票,只是为了见他!但我妈妈告诉我,当我足够好的时候,我会见到他。”

“你认为你现在够好了吗?”我问。

文怡摇摇头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进入浙江音乐对我来说只是个开始。我必须在这里学习五年,我必须努力工作。当我足够好的时候,好人自然会来找我。我非常喜欢一个词,生活痛苦地亲吻我,我用歌声回应。唱歌是最让我开心的事,我会一直唱下去!”

上海时时乐 快乐十分钟投注 新疆十一选五 江苏快3 江西快3

  • 上一篇:一市民钓上大鳡鱼,意外吓得江豚四处逃窜
  • 下一篇:申晨间 | 无需人工结账拿了就走 上海首家5G无感支付便利店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