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土资讯文化 → 文化产业学需要“元科学”研究

文化产业学需要“元科学”研究

2019-11-14 08:31:15来源:上土资讯

根据中央加快制定《文化产业促进法》的计划,国家文化旅游部发布了《关于对《文化产业促进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标志着中国通过立法保护文化产业发展进入实质性阶段。与此同时,文化产业学科建设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教育部推进新文科建设的背景下,一些学者呼吁尽快突破文化产业学科建设,以适应新时期文化创新发展的需要。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文化产业能否成为一门科学。如果我们能成为一门科学,在学科制度化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准备?

“文化产业”的概念

文化产业能成为“学习”吗?它又怎么能成为“学习”?这个问题不是临时提出的,而是在20多年的文化产业学科建设过程中经常提到的。总而言之,大致有两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文化产业研究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形成一门或两门“文化产业科学”的一流学科。然而,对于它属于哪一门学科仍然有不同的看法。更主流的观点包括艺术科学、管理科学、经济学等。如果有学者提出应该将其置于“艺术研究”之下,则有学者认为文化产业研究的基础是经济学,而胡慧琳的《文化产业研究》一书是一系列普通高校文化产业管理的规划教材,其中明确指出了管理。虽然观点不同,但这些命题的共同逻辑是文化产业是一门新的、相对独立的学科,不能被一般的研究机构所取代,也不能完全被相关学科所包容。它有自己特定的研究对象。

另一种观点认为,文化产业研究类似于文化研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学科,而是一套松散的相关领域。一些学者还建议将文化产业研究组织成一个“学科群”,然后根据研究内容和方向在不同的学科中授予不同的学位。原因是学科制度化会削弱文化产业研究的跨学科性质,减少甚至扼杀其公共性。

应该说,两种观点都有自己的合理性。笔者认为,根据文化产业研究的现状,“文化产业科学”似乎不足以成为一流学科或两个学科,或者说,不足以成为当前的科研团队、研究基础、人才培养、教材建设等。不足以支持它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我们可以看到,由于跨学科的性质,文化产业研究领域的许多对象可以被其他学科吸收,特别是传统学科的扩展和跨学科研究,这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如大众文艺研究、艺术管理艺术研究、经济学文化经济研究、政治学文化安全研究。

然而,另一方面,正是由于文化产业研究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将其提升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并非完全不可能,也就是说,“文化产业科学”不仅需要研究基本原理,还可以吸收与各个学科交叉的领域,形成多个方向,从而形成“百花齐放”的格局。不幸的是,尽管对文化产业的跨学科研究已经非常丰富,但仍然是分散的,没有形成几个独立的分支。它必须依靠其他学术平台来让人们听到它的声音。然而,文化产业的基本原则,如逻辑起点、历史变迁、发生机制和本质规律,需要进一步发展。

文化产业研究和文化产业学科建设是相辅相成的,但前者往往因学科而异。有些学科比其他学科先积累,如哲学、文学、历史、艺术等非应用性学科,而有些应用性强的学科则在指导研究之前被挑选出来组织学科,如新闻与传播、园林、密码学等。就“文化产业科学”的属性而言,笔者主张学科体系可以先行一步建立,这不仅可以缓解学科焦虑,避免文化产业研究过早“疲劳”,增强文化产业学术界的信心,还可以推动文化产业科学学科体系建设形成新的突破。

文化产业

“元科学”的研究现状

如何进一步推进学科制度化?笔者认为,文化产业研究无论是作为一流学科还是两个学科,都需要系统地总结和讨论,才能真正成为一门科学。英国著名的“科学”倡导者伯纳德(Bernard)提出“科学也应该研究自己”。所谓“科学”,或“科学哲学”、“科学科学”和“元科学”,是对一门学科的研究,即研究的研究,它不仅在自然学科如元数学和元物理中有应用,而且在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如元语言学和元艺术中也有应用。

在这里,我们假设“文化产业”已经确立,那么理论上也就有了“元文化产业”。虽然我们现在不需要这样的学科,但它启发我们思考“文化产业”的基本理论问题。这不仅仅是因为文化产业在当代以惊人的规模和速度变化和发展,我们不能对此视而不见。这是因为文化产业要发展成为一门空间广阔、前景光明的新学科,就必须对其进行研究和反思。

应该指出,目前中国文化产业的“元科学”研究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胡慧琳、李思楚、范建华、项勇等学者在编写文化产业相关教材的过程中,有着非常深刻和建设性的学科理念。例如,李思楚的《文化产业导论》提出了“本质论”、“发展论”、“管理论”和“博弈论”的理论体系。项勇的《文化产业导论》集中论述了“概念范畴”、“要素创新”、“组织管理”和“社会治理”四个问题。此外,周帆、金蒲元、善石莲、李凤亮、欧阳友泉、皇甫晓涛等学者也撰文探讨文化产业的学科属性、学科体系、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理论范式。周建新、彭林等学者也通过撰写《中国文化产业研究年度学术报告》系列文章,对文化产业的学术生态进行后续研究和评价,引起了更广泛的关注。这些可以被视为“元科学”研究。

然而,光靠这些还远远不够。文化产业研究的“元科学”研究应探索一些核心问题,揭示文化产业作为“科学”的深刻内涵,尽快确立“文化产业研究”的学科地位。例如,有必要梳理和预测“文化产业科学”的历史,包括其前历史、萌芽、发生和发展,建立自己具体明确的目标领域和学科框架模型,明确“文化产业科学”与“文化管理”、“文化经济学”、“文化旅游”、“文化传播”和“文化创造力”等衍生学科的关系,构建文化产业遗传学、类型学、比较学、批评学、伦理学等二级学科和交叉学科。总之,文化产业的“元科学”研究是为了纠正学科名称、定位和建构,论证其存在的必要性、紧迫性和科学性。

当然,没有文化产业的对象,文化产业的“元科学”研究就不存在。除了帮助我们掌握学科地位,这项“研究”的最终目标是解释文化产业和丰富的工业实践的最一般的性质和规律,并提供概念、类别、方法、范例、框架等。目前,文化产业科学的“元科学”研究正处于反思的一般阶段。它还没有上升到对文化产业科学更有意识和更系统的研究。特别是,它没有认真考虑如何用中国的文化产业理论来解释中国的现象,解决中国的问题,指导中国的实践。我相信随着文化产业学科体系的进一步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加入到这种“元科学”的研究中来。相反,如果更多的学者关注“元科学”问题,也将有力地推动文化产业尽快成为真正的科学。

(作者: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所)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宗祖潘

欲了解更多学术信息,请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cssn_cn

极速飞艇下注 安徽11选5投注 澳洲三分 彩票app

  • 上一篇:日发精机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约1.07亿元-1.26亿元
  • 下一篇:欧文已与模特女友订婚,女友颜值身材无话可说,审美比哈登高N倍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