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土资讯财经 → 中国要不要降息?央行行长易纲这样回应

中国要不要降息?央行行长易纲这样回应

2019-11-15 13:45:09来源:上土资讯

9月24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新闻中心在美狄亚中心二楼新闻发布厅举行了首次新闻发布会。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Yi Gang)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了近期一些热门话题,如中国是否需要降息、央行是否有发行数字现金的具体计划,以及如何应对中小银行的操作风险。

不急着降息和实施量化宽松

最近,欧洲央行重启量化宽松政策。上周,美联储和其他主要央行也下调了利率。今年,全球30多家央行宣布降息,以应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

美联储9月19日宣布降息后,中国央行没有下调mlf利率或反向回购利率,因此市场预期落空。

在世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趋于宽松的背景下,考虑到当前国内经济形势,中国是否有必要跟进降息?未来会调整货币政策取向吗?

对此,易纲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并不像其他央行那样急于出台一些相对较大的降息和量化宽松政策。在综合分析国内形势和国际背景的基础上,中国的货币政策应该保持稳定的方向。”

易纲进一步指出,目前世界经济确实存在下行压力。最近,中国的经济数据也显示出一些下行压力。然而,中国目前的经济仍然运行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价格在一个相对温和的范围内。与此同时,中国仍有很大空间应对宏观经济政策(尤其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的下行压力。

“以货币政策为例,我国目前的利率水平应该是适度利率水平,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水平也应该为未来的宏观政策调整留出足够的空间。”易纲表示,珍惜正常货币政策空间,尽可能长时间延续正常货币政策,有利于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普通民众的福祉(73.530,0.94,1.29%)。

那么,中国央行将如何运用货币政策?

易纲认为,要稳定当前形势,即加强反周期调整,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率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大致相当和大致匹配,坚决避免“洪水泛滥”。同时,还应注意保持杠杆率稳定,使整个社会的债务水平处于可持续水平。从长远来看,要加大结构调整力度,努力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通过改革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促进经济优质发展。

数字现金的发放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在此之前,有传言称央行的数字现金“即将问世”,这引发了互联网和金融界的热烈讨论。

易纲也回应了上述猜测:“现在没有时间表。”

据他介绍,央行研究和发行数字现金并不是暂时的举措。自2014年以来,央行一直在研究数字现金。“我们有一个数字现金研究所和一个特别的团队,目前已经取得了积极的进展。我们将中央银行的数字现金与电子支付工具结合起来,因此它被称为数字现金和电子支付的组合”。

那么,未来数字现金和电子支付的目标是什么?

易纲指出,目标是取代部分m0,也就是说取代部分现金,这并不意味着取代m1或广义货币m2。

易纲强调,数字现金的未来框架是央行和商业银行的双层操作系统,不会改变目前的货币投放路线和系统,从而充分调动市场的积极性。

关于数字现金的管理,易纲表示,他将坚持集中管理,不设定研发的技术路线,可以在市场公平竞争中选择最好的。他不仅可以考虑区块链技术,还可以采用从现有的电子支付发展而来的新技术来充分调动市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并建立起与市场机构的激励机制相适应的机制。

易纲表示,数字现金何时推出没有时间表,将会有一系列的研究、测试、试点、评估和风险防范。特别是,如果数字现金跨境使用,还将涉及一系列监管要求,如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避税天堂和“了解您的客户”。

银行业的总体风险正在逐渐趋同。

自2018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许多银行因各种问题未能按时发布2018年年报。5月,承包商银行被接管,7月锦州银行(港股00416)作为股东接受战略投资。随后,恒丰银行也传出战略投资入股的消息,使得市场更加关注中小银行的操作风险。

对此,易纲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三年斗争目前正在进行。今年是第二年,第二年是克服困难,化解许多金融风险。总的原则是,应严格按照法律使用市场导向和法治的方法来解决这些风险。

“从现阶段来看,整体风险正在趋同,人们的信心正在增强,整个银行间市场的风险溢价正在逐步趋同。”易纲说。

他还说,一些中小银行的年报已经推迟,现在正在陆续发布。今年5月,中国央行和中国银监会严格依法接管了承包商银行。目前,整体处置稳定。银行照常营业,秩序井然,资金非常自由。

此外,对于锦州银行等战略投资者的引入,易纲指出,新的战略投资者进入锦州银行后,应以市场化方式化解风险。过去几年,一些银行盲目扩张,从事跨区、跨省跨行业务,使服务重心转移到区域外和一些高风险项目上。目前,一些县级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也在积极增加资本和股份,转变经营模式,为当地社区服务。

易纲强调,总的原则是通过市场化和法制化,严格依法化解这些风险。“市场化和法制化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你的组织应该首先负责。组织的主要责任是谁?在股东中,股东是负责任的。同时,大债权人应该有一定的识别风险的能力。与此同时,地方政府也被要求承担责任。监管部门和中国人民银行也应各司其职,化解风险。根据市场化和法制化的理念,股东和机构的责任是明确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特别注意保护普通储户的权益,特别注意保护普通财富管理人的权益。”易纲说。

在易纲看来,按照这个想法去解决,可以让风险逐渐收敛。在整个银行业的发展历史中,这一解散过程将为银行未来的发展方向、股东的责任、服务地方、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小微企业等树立典型。

本文来源于《国际金融新闻》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pk10注册送58 pk10注册 北京快乐8

  • 上一篇:初老的17个现象,几乎全中,你中了几条?
  • 下一篇:重庆英雄机长刘传健为《中国机长》打CALL:相信电影会感染大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