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土资讯国际 → 特朗普这个举动,似乎暴露了他对中美经济脱钩的态度

特朗普这个举动,似乎暴露了他对中美经济脱钩的态度

2019-12-02 10:17:34来源:上土资讯

朱敏杰的“特朗普关税”似乎是徒劳的。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威胁要实施大关税,但他的当选承诺缩小贸易赤字,恢复制造业就业,这离现实越来越远。

最近,中美之间的争端也逐渐从贸易争端延伸开来。例如,“中美脱钩”等问题在舆论界引起了持续的热烈讨论。在这方面,观察员网络采访了中国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前副代表周晓明先生。采访全文如下。

观察人士:自8月份以来,特朗普反复无常的声明给全球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不安,尤其是8月23日,他突然表示将在过去的关税基础上增加5,500亿美元的商品。你认为他态度的改变怎么样?还有什么影响他的吗?有什么理由跟随吗?他的目标是什么?周晓明:特朗普突然提高关税是他对中国对策的反应。8月15日,特朗普宣布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一周后,中国出台了提高价值75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税率的对策。

事实上,中国的反应非常克制,所采取的措施是合理和不对称的。从需提高关税的商品数量来看,美国是3000亿美元,而中国只有650亿美元。从关税的增加来看,美国有10%到15%,而中国保持在5%到10%。从关税的广度和深度来看,中国远远低于美国。

面对中美关税措施力度的巨大差异,中国并没有将贸易战的火焰蔓延到其他领域。一些中国人建议玩稀土牌,打击中美企业,或者出售美国国债等。然而,中国在这些领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目前采取的对策仍然局限于关税范围。这充分表明,中国不愿意升级贸易战,仍然希望通过谈判解决中美贸易争端。

在中国出台应对措施几个小时后,特朗普宣布对中国产品增税5500亿美元,这使得这个决定非常仓促和冲动。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举动标志着美国越来越远离中美之间的经济脱钩。他在推特上宣称,“没有中国我们也能生存。老实说,没有中国我们会更好”。此外,他还命令美国公司撤出中国,并立即开始寻找在中国经营的替代方案。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和美国一直在讨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经济脱钩。一些分析师认为,特朗普周围的一些人主张中美脱钩,这是白宫鹰派的工作,而特朗普似乎是无辜的。国内其他人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只想赚钱的商人,没有战略头脑。

特朗普的表现再次表明,他实际上是中美脱钩战略的总司令和幕后将军。这一事件也反映出中美经济技术脱钩是整个美国政府的认知,而不是个人的想法。“脱钩派”不是一小群人,而是主导着美国政府。在切断与中国经济联系的问题上,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已经达成共识。今天,中美合作的倡导者在国会中并不占多数。前一段时间,100多名美国专家学者联名写信给特朗普和国会,反对与中国对抗的政策。但是这些人在美国是被边缘化的非主流。因此,我们应该对美国对中国的理解有一个清晰的理解和判断。

在美国经济和选举的压力下,很难预测特朗普的下一步行动。照片来源@ vision china

观察网:你刚才提到了中美脱钩的问题。的确,最近国内讨论非常热烈。根据你的观察,中美双方都在讨论中美“脱钩”,但这两种讨论有什么区别呢?例如,重点、起点或目的等。周晓明:目前,在中国有很多关于美国公司是否会回应特朗普撤出中国的呼吁的讨论。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要求美国企业撤出中国的命令是“疯狂的”,注定要失败。

特朗普声称,他根据1977年的《国家紧急经济权力法》,命令美国公司离开中国。该法案赋予总统相当大的权力。自该法案颁布以来,美国对伊朗、朝鲜、乌克兰和其他国家实施了制裁。目前仍有30项制裁生效,其中24项是自21世纪初以来实施的。美国以同样的法律为由将华为列入黑名单。美国法律界对特朗普是否有权命令美国资本撤出中国有不同意见。消极和积极的观点都被广泛接受。然而,特朗普坚信他的授权是恰当和正当的。

根据规定,如果国会想要阻止特朗普的行动,它必须得到三分之二以上议员的支持。这意味着,如果特朗普坚持走自己的路,国会将很难阻止他。此外,在华盛顿当前的政治环境下,指望大多数国会议员站出来为中国说话是不现实的。

特朗普会使用这个法案吗?众所周知,特朗普不按正常规则打球。他经常不理智地做事。与美国历届政府相比,非理性是特朗普政府的一个明显特征。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余永定所说,美国政府经常做出不合理的决定。“我们很难根据美国政府非常理性(最大化自身利益)或美国承诺的假设来决定我们的计划。”在预测白宫对华政策的方向时,我们必须充分考虑这一非理性因素。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特朗普做了许多奇怪的事情,这些事情与他的任性不无关系。

其他人认为中国和美国有你和我,我也有你,骨折和连接肌腱。美国政府试图将美国和中国的经济脱钩是疯狂的。事实是,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美之间发生的许多事情让我们许多人感到惊讶:中美贸易战、美国将中国称为“汇率操纵国”等等。美国最近一轮对中国产品增税也让一些中国人感到有点唐突。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已经开始不惜一切代价对抗中国,以抑制中国的发展势头。

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排除特朗普向中国提出紧急法案的可能性。特朗普已经改变了主意,并谴责媒体质疑他是否有权从中国召回跳墙的美国公司。在中国,当特朗普的策略在被取消后不断受挫时,他可能会因尴尬而生气,并冒险释放内心的仇恨。

如果特朗普正式启动该法案,除了迫使美国公司撤出中国之外,还会有什么害处呢?首先,中国的产品,特别是那些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将被进一步征税,直到它们被完全排除在美国之外。第二,限制对中国的出口和投资。目前,美国对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施加了非常严格的限制,导致中国去年在美国的投资仅相当于去年的10%。美国还将180多家中国公司和机构列入黑名单。美国可能会将这一限制扩大到对中国的出口和投资。此外,通过swift和chips这两大全球支付和结算系统,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美元交易将被切断。第四,冻结中国在美国的资产,如超过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中国在美国的银行资产。这些都是极端的行为,但绝不是不可想象的。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没完没了。美国视中国为头号战略对手,不太可能给予中国额外的“关注”。华盛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尽最大努力帮助中国,主要是因为它担心中国的实力。此外,在他们看来,时机还不成熟。

与国内舆论不同,国外舆论担心中美经济脱钩的前景。许多批评家认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经济脱钩是可能的。英国《金融时报》还警告称,特朗普的脱钩策略将导致一个“黑暗”和“贫穷”的世界。观察网:特朗普启动国家紧急法案要求美国企业退出。然而,问题是企业抽回资本并不容易。从实践的角度来看,美国企业从中国撤出有可能而且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吗?美国公司会作何反应?周晓明:毫无疑问,大多数美国公司会从自身利益出发,强烈抵制特朗普的政策。然而,胳膊不能扭大腿。政治压倒一切。如果特朗普是真实的,美国公司不能说“不”。几天前,当白宫对伊朗实施制裁时,美国公司都开始清理与伊朗的业务。在华为问题上,美国公司对华盛顿表现出了同样的服从。

此外,美国正在推动与中国脱钩,不会孤军奋战。它将团结其盟友一起行动。如果我们把世界看作一个圆,美国只是圆上的一个点。它单独行动,影响力相对较小。然而,当它与西方国家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中国时,它将成为一个半包围圈。与盟国联手向中国施压是美国的普遍做法。在华为问题上,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已经四处奔走了一年多,用尽一切手段组成反华联盟。美国正在策划扩大中美争端,并把它变成中国和西方之间的技术和经济冷战。在这方面,我们必须保持警惕。

没有联合声明的g7峰会,图片来源@ vision china

观察网:如果美国想拉拢一些西方国家,但特朗普在刚刚结束的七国集团峰会上似乎明显不受欢迎,最终甚至连一份联合声明都没有,美国有可能结成对抗中国的联盟吗?周晓明:有时其他西方国家与美国携手合作,因为他们是被迫这样做的。欧洲和日本在美国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和众多的企业。他们与美国的经贸关系比与中国更密切。当美国迫使这些国家选择立场时,它们需要衡量哪些利益更大,哪些可能不站在我们这边。美国的“长臂管辖权”也将使欧洲和日本企业能够跟随美国的指挥棒。例如,法国道达尔公司放弃了在伊朗的巨额油气投资。美中经济脱钩造成了巨大伤害。它正在造成和平时期最大的市场扭曲,导致全球资源的巨大错配和世界经济的低效率。首先,脱钩将破坏原有供应链。为了躲避美国高关税的打击,一些企业不得不放弃在中国的运营良好的工厂,去东南亚投资建厂。这导致了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与此同时,脱钩也将导致产能过剩。中国市场如此之大,以至于许多跨国企业不能放弃中国市场。因此,在东南亚建厂时,他们应该把工厂留在中国继续生产。

美国已经用政府的“强硬之手”取代了市场的“看不见的手”,这是最严重的“市场扭曲”。这不符合自由贸易和自由投资的概念。水向下流动。没有政府干预,资源将流向最有效的地区和行业。目前,这种情况违反了市场规律。因此,首先,全球市场关闭,保护主义盛行。其次,全球市场是分散的。第三,国家之间是敌对的。第四,世界变得更加贫穷。许多国外有识之士认为特朗普政府造成的中美经济脱钩是人类的灾难。其他西方国家不应该跟随美国,让它为了自己的利益绑架和破坏全球利益。

观察网:你分析了特朗普政府对中美脱钩的态度。中国国内的态度是什么?例如,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有些人谈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脱钩,事实上,他们不想脱钩,而是谈论需要为脱钩做好准备,而另一些人认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脱钩是不可能的。你认为这些来自非政府组织或智库的学者的态度如何?如果脱钩真的发生,它将对中国产生什么影响?有什么对策吗?周晓明:脱钩不是中国想要的。相反,这是中国希望尽可能避免的事情。然而,脱钩并不取决于中国的意愿。不管我们喜不喜欢,美国可能会把它强加给我们。

因此,我们不能轻视美国的脱钩尝试。保卫美国的核心是不可或缺的。否则,荆州很可能会失守。我们宁愿相信特朗普最终会使用国家紧急法案。我们不仅在心理上,而且在物质上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只有这样,当暴风雨来袭时,我们才不会措手不及,陷入被动。

至于对策,扩大开放几乎是一致的。扩大开放将在迎接美国的挑战中发挥重要而独特的作用。目前,一些观点认为扩大开放是治疗所有疾病的灵丹妙药。似乎只要门开着,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事实上,这种理解是非常有偏见的。扩大开放不是灵丹妙药;它不能保证世界的统治。为了有效应对美国“脱钩”的挑战,我们必须扩大对外开放,同时采取其他措施。我们不能就这样敞开心扉。例如,在金融领域,我们承诺明年全面开放,包括股票市场、债券市场、银行、保险等领域。如果我们只是放手而不加强管理,我们很可能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外国投资可能会在中国金融市场掀起波澜。因此,我们有必要在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加强风险控制,查漏补缺,加强防范,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扩大开放不能满足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要求。即使中国完全自由化,没有任何加强,他们也不会满意。这是由资本的性质决定的。美国和欧盟是盟友,自称是全球开放市场的典范。但是他们之间的战斗有时是致命的。最近,美国和欧洲就飞机补贴问题发生了争执。

因此,我们不能笼统地谈论美国的“脱钩”。除了扩大对外开放之外,我们还需要打好坚实的基础,对具体的行业和产品进行具体的分析,并制定有针对性的对策。

观察网:刚才提到的是美国在9月初开始新一轮谈判的消息。事实上,8月26日,特朗普发推增税的第二天,刘禾在重庆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重申,他坚决反对贸易战升级,以及技术封锁、贸易保护主义等。那么,你对下一轮中美经贸谈判有什么预测吗?周晓明:中美最近同意在10月初举行新一轮高层经贸磋商,这是值得欢迎的。会谈有利于缓和紧张局势和打破僵局。然而,恢复会谈并不意味着双方原则立场的软化或缩小。尽管中美两国都有愿望和动机早日达成协议,但对达成何种协议有不同的要求。双方都希望根据各自的条件达成协议。美国坚持达成一项“公平”的协议,即一项对美国是片面的、能够实现中美经济所谓“再平衡”的协议。中国希望达成平衡和双赢的协议。现在看来,未来的谈判仍然充满陷阱。在特朗普于8月底宣布对中国商品提高关税之前,中美之间达成短期贸易协定的前景非常渺茫。中美最后一轮会谈在上海持续了几个小时,几乎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美国人想在5月初以此为基础,但中国不接受这份100页的文件,并提出了许多问题。中国还表示,中美之间达成的协议应该符合世贸组织的规则。然而,美国的许多核心主张与此不一致。例如,美国要求中国承诺进口一定数量的农产品,这违反了世贸组织的非歧视性原则。

特朗普的新举措进一步加剧了中美谈判。尽管特朗普的语气在g7峰会的最后一天似乎有所下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放弃强硬立场。当然,中国也不太可能在原则问题上做出让步。

自去年底以来,随着美方不断扩大规模,中美谈论得越多,中国征收的产品越多,税率就越高。美国惩罚性关税几乎涵盖了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平均税率为21%,而贸易战前为3%。特朗普对美国企业的宣传甚至破坏了谈判气氛,直接导致9月份举行新一轮谈判的计划流产。由于双方在谈判目标上分歧太大,几乎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成协议。

观察网:关于中美脱钩,一个必须提及的问题是供应链。中兴和华为等事件给了中国企业一个很好的教训。如果实际上,中国参与了全球产业链并提高了其在产业链中的价值,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周晓明:首先,关键技术和设备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独立开发。如果华为没有“备用轮胎”,它就不会有这么多战斗精神。在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的过程中,必须大力开展国际合作,坚持“开门造车”的原则。在国内,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吸引人才的巢穴,创造一个良好的科技创新生态,创造一个世界级的科研平台,吸引外国企业和外国人才。同时,我们必须走出去,在国外建立更多的研发中心。其次,我们需要调整和改善全球供应链。在更加依赖国内市场的同时,我们还应该努力使供应方多样化,并为脱钩做好准备。我们准备得越多,特朗普就越不会冲动地使用《国家紧急法案》。

徐磊

审计|龙阳

上海快3 重庆快乐十分 上海快3 广东十一选五 上海快3开奖结果

  • 上一篇:比起垂直起降战机,国产两栖攻击舰更需要的是高速直升机
  • 下一篇:《我知道你的秘密》曝主创特辑,黄宗泽叶青一展表演张力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