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楼盘>广州日报:“抖商”培训何以抖出一地鸡毛

广州日报:“抖商”培训何以抖出一地鸡毛

更新时间:2019-07-11 16:09:45 浏览量:695

省委、省人大常委会、省政府、省政协机关负责同志,省纪委监委班子成员,省直各单位、省属企业班子成员,省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领导小组成员及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副主任,省委巡回指导组各组组长、副组长列席会议。(记者曹忠义)

“只要在追梦的路上,何惧前面是荆棘还是风浪,既然志在远方,路再坎坷又怎样。梦想是闪耀的光,点亮前行的方向,不负晨光,不怕路长。”

成功有偶然,但偶然背后有必然。想做成功的“抖商”,必须能够组织生产出优质的内容,才能谈下一步,否则就不要太难为自己。那些以己昏昏、使人昭昭的培训,根本无法给你想要的东西。

“抖商”,成为2019年的热门词。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商业化的爆发,让抖商继微商之后开始活跃。“资深导师一对一辅导”“量身打造的教材”……诱人的广告和涌现的培训机构,让抖商们仿佛找到了成功方向。然而在支付了数千到上万元费用后,“抖商”们却发现效果远非预料般成功,甚至可能沦为机构拉取更多学员的下线。

3个月后,赵豆跟小北分手。小北说,她怀孕了。赵豆给了小北2万元作为打胎费和分手费。小北也没说啥,拿到钱就回老家了。

做短视频当然需要技巧,但技术门槛并不高,如果勤于学习、善于思考,很多技巧在网上可以轻易获取,比如短视频配字幕可以通过一些软件实现。最根本、最核心还是内容持续生产的能力,“内容为王”不仅是传统媒体安身立命之所,也是短视频之命脉所系。缺乏创新、没有内涵,一味模仿、安于抄袭,涨粉无异于痴人说梦。现在的用户,见多识广,品位较高,不容易糊弄。更何况,抖音作为一个泛娱乐的平台,用户更希望在平台上看到优质内容,而不是一个费尽心思赚钱或者让用户花钱的平台。“抖商”靠花钱买粉,或雇水军刷流量,就是一条死胡同,没有出路。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6月16日发表的题为《欧洲在巴黎航展上展示第6代战机而美国对其计划讳莫如深》的报道称,2019年2月,法德两国与法国老牌航空巨头达索公司、“空中客车”德国分部签订了7400万美元合同,用于研究该型战机的潜在概念设计,后者预计将于2024年左右投入使用。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法务部19日表示,将携手警察厅从本周起,对境内非法滞留外国人及其雇主开展为期一个月的集中管制行动。

成功的诱惑,永远比现实更魔幻,明知希望渺茫,还是有很多人前赴后继,“抖”在路上。时下“抖商”有多火?从某地不久前举办的“世界抖商大会”盛况中不难窥见,据说有5000人参加这次大会,且都是花了1588元购买门票的。难怪有业内人士乐观估计,现在随便办一个“抖商”大会都有3000人参加。对于一心想成功的“小白”来说,只要抖音还火爆,这就是他们的一线希望,而给“大神”交点学费算得了什么。可如果他们发现,人还是那些人,方法还是那些方法,现在做抖商培训的“金牌培训师”,多是当年做微商培训的“大咖”,会不会大失所望?视频制作叫学员模仿、抄袭,涨粉叫学员花钱购买,如此培训意义何在?甚至还让学员拉下线抽成,这就更离谱了。

一位艺术大师说过,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而抖音告诉我们,出名只要15秒就够了。成名有什么用,有一个词叫“名利双收”,只要找到合适的变现路径,名就能转变为利——互联网话语体系称之为“流量转化”,这正是时下许多人所看中的。假如你拥有百万粉丝,而你每推销一种商品,都有万分之一的粉丝买你的账,那你就发了。可惜,残酷的事实往往是一盆泼向你头顶的冷水。芸芸众生之中,能够“抖”上山顶,成为呼风唤雨的大V者寥若晨星——据统计,在抖音上,粉丝量在50万以上的活跃蓝V仅占1.71%,更多的人抖着抖着就倒在了山脚下,成为别人的铺路石。

188bet网站

上一篇:民调显示多数德国人希望默克尔完成总理任期
下一篇:图片报道:麦浪滚滚 醉美初夏